科学家发现迄今最小的“恐龙” 一种蜂鸟大小的恐龙


3月12日,中外科学家团队在北京宣布,他们在缅甸白垩纪琥珀中发现了蜂鸟般大小的恐龙新物种,代表了迄今为止最小的恐龙。该发现对理解恐龙与古鸟类的演化,尤其是小型动物的软组织和骨骼结构具有重要意义。这项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邢立达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外籍研究员邹晶梅(Jingmai K. O’Connor)、美国洛杉矶自然史博物馆博士拉尔斯·施米茨(Lars Schmitz)等学者共同完成,相关论文发表于知名学术期刊《自然》上。

   《自然》刊发成果论文第一作者、中国地质大学邢立达副教授回应质疑表示,眼齿鸟是鸟是龙是蜥蜴,非常欢迎大家提出质疑,一起讨论,促进对古生物认识的推进。“我们期待在讨论中进步”。

标本是一个包裹在琥珀中的完整动物头骨。根据描述,琥珀中的头骨长度约14毫米,有着尖锐的喙部、密集的牙齿和巨大的眼眶,既像恐龙又像高级鸟类,很难确定其具体门类。“该标本形态特征与其他鸟类不同,为此我们建立了新属新种——宽娅眼齿鸟。属名‘眼齿’指出该标本的特性,即硕大的眼睛和密集的牙齿;种名‘宽娅’则是向发现并收集此标本的缅甸琥珀收藏家宽娅女士致敬。”邢立达介绍。

琥珀是一种有机物宝石矿物。地质时期的树脂掩埋于地下,在漫长的岁月中挥发并聚合、固化形成琥珀。琥珀中常常保存有古昆虫或古植物,而蜥蜴之类的脊椎动物则极为罕见。“我从来没有奢望过我们能在琥珀里发现白垩纪的鸟类——兽脚类恐龙的后裔,”邢立达博士难掩激动,“但它们就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你面前,我才意识到这是人类首次有机会看到真实的古鸟类。”

邢立达说,这两件标本距今约9900万年前,来自白垩纪中期诺曼森阶。其中一个标本中有双向爪痕,标本四周的大量腐败物,以及裸区暴露出的皂化外观,都表明该标本至少在被树脂部分包裹时还依然活着,其大部分腐败过程在无氧环境中发生。而另一个标本则没有这些特征,说明它很可能来自一具尸体,在其接触树脂前就已经完全腐败。琥珀内没有大量腐败物和挣扎痕迹也可能是某种行为学的结果:掠食者撕下了鸟的翅膀,但没有食用,而是将它丢弃。

 

它们是世界上最小的恐龙

虽然两件标本的翅膀乍一看都接近黑色,但在各种光照条件下进行的宏观和微观观察之后,我们发现天使之翼标本是以黑色为主的胡桃棕色,而罗斯标本的大部分区域则呈现出更深的棕黑色。两件标本的廓羽颜色从略浅于飞羽的颜色过渡到银色或白色

宠物店

购买猫猫狗狗另类宠物联系我,加微信时说明来意

微信:13613288957

标本虽小,但极为难得,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们是世界上最小的恐龙,其体长只有3.5厘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所的徐星研究员评表示,标本表明反鸟类似乎已具有现生鸟类的大部分羽毛类型,在羽毛的排列方式、颜色和微结构上都非常相似。这是我们首次在如此大规模的细节上去了解反鸟类。

几无可能提取有用DNA 恐龙复活仍是科幻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王维和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李志恒、王敏、易鸿宇、卢静及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胡晗13日通过知名科学类自媒体《返朴》共同发表质疑文章指出,《自然》论文断定缅甸琥珀中头骨标本属于鸟或广义恐龙的证据并不过硬,甚至一些重要的解剖特征更支持该头骨属于某种蜥蜴。

他们从爬行动物演化关系、整体外形的趋同演化、标本解剖特征等方面提出10大疑点,包括“头的形状能证明它是鸟吗?”“不合理的系统发育分析”“没有眶前孔的鸟?”“长着侧生齿的‘鸟’?”“神秘的方轭骨”“蜥蜴才有的巩膜骨”“史上牙齿最多的‘鸟’?”“体型大小”“没有羽毛?”“奇特的措辞和逻辑链”。

其中,“没有眶前孔的鸟?”疑点称,鸟类和恐龙在头骨上有一个非常稳定而具有鉴别性的特征,那就是眶前孔,相比之下,所有蜥蜴都没有眶前孔。从该标本没有眶前孔来看,它不太可能是恐龙或鸟,反而可能是蜥蜴。

“长着侧生齿的‘鸟’?”疑点指,所有恐龙/鸟类的所有牙齿,都是长在颌骨齿槽里的“槽生齿”,而该化石中,上颌骨的牙齿显然是侧生齿,这种着生方式在蜥蜴中常见,但在恐龙和鸟类中史无前例。

“蜥蜴才有的巩膜骨”疑点称,恐龙和鸟也有巩膜环,但每一片巩膜骨的形状都很简单。在该琥珀头骨中,每片巩膜骨中段缩窄,整体呈勺状——这种形状相当有鉴别性,只在蜥蜴中发现过,在恐龙和鸟类中从没有过。

“没有羽毛?”疑点说,目前报道的所有含有鸟类或者恐龙的缅甸琥珀里,都不同程度保存了羽毛,但该成果论文里琥珀的内含物保存极好,却找不到丝毫羽毛的痕迹,这无疑缺失支持这件标本是鸟的决定性证据。

“化石发现是古生物学的魅力之一。正因如此,当新的化石材料带来奇特的新形态时,需要‘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谨慎地进行比较鉴别,尽可能全面地考虑各种解释的可能性及相应的意义。”质疑文章表示,希望该成果论文作者对质疑尽快作出公开回应,并迅速公开CT扫描原始数据,让其他科学家也能根据原始数据对现有的结果进行可重复性验证。

邢立达回应说,学术问题有自己的规范和流程,建议有兴趣参与讨论的学者,按学术流程来讨论。由于保存的因素,大部分化石标本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原始数据的提供也有成熟的通路可以索取。

有学界专家指出,科研成果引发争议和质疑对科学发展而言,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既能在不断质疑中接近和发现事物本质,也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从而共同推动科学进步。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0

What's Your Reaction?

哭
0
酷
0
可恶 可恶
0
可恶
不喜欢 不喜欢
0
不喜欢
喜欢 喜欢
0
喜欢
笑哭 笑哭
0
笑哭
Love Love
0
Love
Win Win
0
Win
WTF WTF
0
WTF
有趣 有趣
0
有趣
hate hate
0
hate
qiyipet

0 Comments